2019特码资料|全年固定特码公式规律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今天是
,歡迎訪問長白山網,
 

新聞 專題 視頻 圖片 拍客

 動態 美食 交通 景點 住宿 天池團

歷史 民俗 演藝 人物 文化活動

百姓視點 生活服務 文化大講堂
旅游 民生 議事堂 交通之聲  溫泉 滑雪 攝影 自駕游 游記攻略 根雕 奇石 書畫 特產 創意時尚 維權曝光 小編推薦 網上會客廳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 > 議事堂

充滿生機與活力的長白山文化

時間:2014-06-01 12:49:54  來源:長白山網  作者:王瑞麟

充滿生機與活力的長白山文化

張福有
    ●《山海經》中的“不咸”山,就是長白山。
  ●“不咸”是古漢語。“不”,通“丕”,大的意思。“咸”,澤,湖。“不咸”乃大澤。山上有大澤,即長白山天池。
  ●長白山拔地參天,蒼茫雄赫,存儲物種基因,充滿生機活力。
  ●長白山不僅是自然資源寶庫,也是文化資源寶庫。
  ●保護世界名山,培育文化品牌,是長白山文化研究與建設的主旨所在。
  ●長白山文化進入全省工作的最高決策和總體部署,意義重大,影響深遠。
  明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視角下的長白山文化研究,是把吉林建設成文化強省的必解之題。在這一視角下,開展對長白山文化的再認識,就會從更深層次上認識和理解長白山文化的生態價值、文化價值、品牌價值,使吉林始終保持建設文化強省的生機與活力。
  一、“不咸”是大澤,即長白山天池
  長白山文化是代表吉林文化的標志性符號。長白山文化的原生動力,就是蘊含在長白山本體之中的原生態文化基因。
  長白山總領東北亞。長白山拔地擎天,雄赫已極。長白山是自然大寶庫,也是文化大寶藏。長白山,是山水相依的物種基因庫。長白山,又是山文相生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肇源地。
  長白山得名至今已1001周年。據《遼史》記載,遼圣宗統和三十年(1012年),“長白山三十部女直乞授爵秩”,并有“長白山女直國大王府”、“鴨淥江女直大王府”之說。女直即女真。這與隋唐之際山東的“長白山”是不同的。
  長白山的稱謂一直是學界的重要研究課題。長白山最早稱謂,是“不咸”山,出自《山海經·大荒北經》:“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不咸,有肅慎氏之國。”吳士鑒:《晉書解注》:“不咸山,即長白山。”嘉慶重修《大清一統志》卷六十七吉林山川長白條:“古名不咸山”。不咸山是長白山,已屬學界共識。雖有人說不咸山是錫霍特山中的最高峰科山,也有人認為不咸山是老爺嶺,但錫霍特山和老爺嶺上都沒有天池,不具備“不咸”即“大澤”的要素,將其推定為不咸山就難以成立了。
  對于“不咸”的含義,曾有多種理解。有的認為是滿語“果勒敏珊延”的音譯省略。有的認為是赫哲語的“鬼魂之山”。有的認為“源出阿爾泰語系”。也有的認為是“韓語發音的音譯,意思為‘光明’或‘神明’”。還有人認為是蒙古語“不爾干”的轉音,意為“神巫”即“有神之山”。較近出現的說法是,不咸,“其含義即是色白似鹽而不咸。”(見:《中國邊疆史地研究》2009年第4期:《“長白山”考辨》)。有關“不咸”最確切的答案,只能是一個。在古漢語中,表示味重非淡的字是“鹹”而不是“咸”。對于“不咸”,關鍵在于求是,要尋求服眾之確解。
  就此,2012年4月1日,吉林省長白山文化研究會在省圖書館討論《中國長白山文化》一書的書稿時,我請張璇如先生專心研究“不咸”的真正含義。2012年10月28日晚,張璇如先生告訴我,“不咸”,不是少數民族語言,而是古漢語。“不”,通“丕”,是“大”的意思,《辭海》中有。“咸”,是“澤”,《辭海》中也有,可理解為“湖”。《辭海》中的解釋,過去我也查過,但未將“澤”理解為“湖”“池”,只理解為“沼澤”。放下電話,我又查手邊的1999年縮印版《辭海》:不,“通‘丕’,大。《詩·周頌·清廟》:‘不顯不承。’按《孟子·滕文公下》:引《書·君牙》作:‘丕顯哉,文王謨!丕承哉,武王烈!’”丕,通不:“《書·金縢》:‘若爾三王是有丕子之責于天。’鄭玄注:‘丕讀曰不。……’”“咸”,是山上的湖澤。“六十四卦之一,艮下兌上《易·咸》:‘象曰:山上有澤,咸。孔穎達疏:澤性下流,能潤于下;山體上承,能受其潤。以山感澤,所以為咸。’”咸卦,是六十四卦的第三十一卦,艮為山,卦象:上邊一長,下邊兩斷。兌為澤,卦象:下邊兩長,上邊一斷。是湖澤。《彖》曰:“咸,感也。《象》曰:山上有澤,咸。君子以虛受人。”意為山上有水,是大水之源,山下廣虛受之。這完全符合長白山天池!所以,不咸,就是大澤,這就是長白山及天池。乾隆祭長白山文中:“奧我清初,肇長白山。扶虞所鐘,不顯不靈。”這個“不顯不靈”,即為:“大顯大靈”之意。由此可知,乾隆是取“不咸”即“大澤”之意的,不是“色白似鹽而不咸”等諸說法。
  2012年11月4日,83歲高齡的張璇如老先生專程到臨江市,在吉林省第七次長白山文化研討會暨臨江市第一次鴨綠江文化研討會上,專門作了“不咸”是“大澤”的考證發言,得到與會專家學者的一致認同。學界、詩詞界熱切關注、大加贊許,寫出100多首詩詞祝賀“不咸”得確解。國內外公開發行的雙月刊《長白山詩詞》,在2013年第1期特辟“不咸確解”專欄,加卷首語及編者按,刊發32首詩詞致賀。
  另查,“不咸”是“大澤”,在中國古文獻中比比皆是。當然,這些“大澤”,不全是指長白山天池。指長白山天池的,有明代詩人萬壽祺:“風吹大澤龍蛇近,天入平沙雁鶩多。我亦遠隨黃綺出,東山重唱采芝歌。”明清之際,長白山常被稱作“東山”。清代長白府張鳳臺有《東山即事》詩。他在《長白匯征錄》序中寫道:“鳳于役東山,匆匆已逾年矣。”清代有位“長白浩歌子”所著《螢窗異草》,寫有“蛇媒”的故事:遼東某縣,有一執鞭,“驅虛車偶過大澤之側,時屆夏秋交,草深禾茂,忽見雙蛇”云。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穆克登在長白山下鴨綠江與圖們江分水嶺小白山上立查邊碑,后來此碑被向北暗移到長白山上天池附近,國外文獻《北輿要選》記載:“碑在大澤南麓十里許”。在另一本書中有:“有大澤周回四十里”之說。長白山天池周圍第一高峰孤隼峰東側一處火山熔巖上,有古人刻繁體漢字:“大太白”、“大澤守”、“龍神碑閣”。現在,這十個字被從懸崖上摳下來,近似于碑形,立于長白山東坡。這肯定是在1962年之前由中國文人所刻的。這有力地證明,長白山先賢早已將“不咸”解為“大澤”。
  識“不咸”之真諦,使“不咸”得確解,這是長白山文化研究之新逮,亦為長白山文化史上之大事!
  二、應當十分珍惜長白山的生態價值
  長白山的生態價值難以估量。長白山是現今世界重要原始森林之一,是世界物種基因庫,是國際生物圈保護區。物種多樣性,是長白山的最大優勢。
  長白山生態之珍貴,無與倫比。余秋雨先生2012年6月27日在吉林省政協舉辦的長白山文化論壇演講中大聲疾呼,“除了異態文明之外,長白山又提供了驚人的生態文明”,應當“把生態作為我們長白山文化的主角”,“長白山文化不是說借文化之名來提升長白山,恰恰相反,它以新的觀念來推動中華文化往前走,讓中華文化更好地面對我們主體文化之外的異態文化,面對我們新的課題——生態文化,然后我們融入世界文化,這是長白山文化的宣言。”我們確實應該及早警醒,千萬不能忽視長白山的生態價值。由于迅速、過度開發,長白山已經發出生態警示,溫泉邊的瓶兒小草已瀕滅絕。長白山腳下漂流的泛濫,使中華秋沙鴨等珍禽難以安靜地生息。在松花江中人為建造密集的假船景觀,造成生態污染,野鴨等水鳥不敢近前,汛期阻礙水流,不得不炸掉,勞民傷財。現代建筑陡增,大量砍伐樹木,長白山文化標識淡漠。對長白山文化的生態性認識不足,必定要遭受大自然的懲罰。長白山,第一位的任務是保護。開發,不宜過于迅猛。不能實行單純依靠無限制增加游客的粗放式旅游模式。要走科學的可持續的生態游之路。保護世界名山,培育文化品牌,是長白山文化研究與建設的主旨所在。
  三、正確認識長白山文化的時空框架
  認識長白山文化的時空框架,是發展繁榮長白山文化的重要前提。就時間而言,這是一種引領力。就空間而言,這是一種支撐力。這是長白山文化研究領域的時空范圍和內容框架。
  我們所說的長白山,是廣義的長白山存在與運動的全過程,絕不僅僅是長白山火山錐體的某個時點。我們所研究的長白山文化,是廣義的大文化,絕不僅僅是有關長白山主峰的狹義文化。這就是長白山文化為什么能夠成為代表吉林文化的標志性符號的原因所在。
  從地理上看,廣義的長白山涵蓋吉林省東部山區、中部平原、西部草原以至更遠之地。吉林省現在的地理地貌,早在一萬年前就已定型。在這個地理范圍內,長白山發源的松花江、鴨綠江、圖們江及其較大支流輝發河、牡丹江、渾江、布爾哈通河、東遼河等,流域遍及并潤澤吉林大地。洮兒河是嫩江的支流,嫩江是松花江的支流。松花江、鴨綠江、圖們江三江流域,不僅包括延邊、白山、通化、吉林市、遼源,也包括長春、四平、松原、白城地區。長白山包括遼河流域作為古代文化的生長點與交匯帶,首先是與這里的自然地理環境密不可分的。遼河流域的西部是處于蒙古高原向華北平原過渡的丘陵地帶,東部則是長白山及其以北松遼大平原的中心地帶,有松花江、鴨綠江、圖們江三江流域和東北至西南走向的山川及漫長的海岸線。至少在距今一萬年到四、五千年前,這一帶是暖濕性闊葉林和針葉林混交的森林草原帶。白山、長春等地不斷發現猛犸象化石,就是力證。這種自然地理環境,既適于文化的成長,又是南北之間與東西之間文化交流的天然通道。
  從考古調查與歷史研究上看,長白山文化是吉林地域文化的重要內容和基本標志。松花江流域有樺甸壽山仙人洞、蛟河磚場遺址、吉林西山、蛟河仙人洞、安圖石門山、撫松仙人洞、撫松新屯、前郭青山頭遺址等。鴨綠江流域有渾江流域舊石器遺址等。圖們江流域有吉林和龍石人溝、琿春北山等遺址等。就年代跨度而言,長白山三江流域中舊石器遺址,從距今16萬年到6萬年、2萬年不等。安圖人、榆樹人,距今已2-3萬年。查干湖冬捕是長白山區著名景觀、吉林八景之一,也是長白山漁獵的標志性文化遺存之一。在查干湖青山頭一帶,早在1.3萬年前的舊石器晚期,這里就有人類居住。在這里發現的“查干淖爾人”人骨化石,距今9000年。唐代的查干湖,方圓五百里。遼代的查干湖,是皇帝春捺缽的重要場所。查干湖與松花江是同一水系,豐水期時互為貫通。松花江主源發源于長白山。如果將松原文化劃到長白山文化之外,不僅有損于長白山文化的完整性和科學性,也不利于追溯松原文化的源頭性。
  松花江流域的西團山文化,就其時空框架而言,距今3000年,覆蓋松花江中上游地區。扶余王國,初始王都居鹿山,在吉林市龍潭山城一帶。公元346年,扶余王城“西徙近燕”,是由吉林市的龍潭山城一帶遷到遼源市的龍首山城一帶,并非遷到農安。農安在吉林市西北,又在高句麗千里長城之外。高句麗千里長城,確有具體地望,已有《高句麗千里長城》專著出版。歷史上遼代的“黃龍府”,從926年得名到1115年遼滅,歷189年,在時間上分為三個階段,空間上分為三個地點。黃龍府,并非一開始就在農安。農安,從未發現扶余、高句麗、渤海國的文物遺跡。遼源龍首山城一帶,是渤海的扶余府,同時又是公元926年遼太祖耶律阿保機的駕崩之地和“黃龍府”的最初得名之地,距今已歷1087年。對此,遼源市理應充分認識自身的歷史文化價值。49年后的遼景宗保寧七年(975年),黃龍府守將燕頗反遼失敗,黃龍府被廢,千余戶余黨城通州。這里的“城”,是名詞動用,即新建通州。此通州,不在四平的一面城,也不在昌圖的四面城,而在昌圖曲家店的黑城,歷45年。農安,不是扶余的后期王城,而是遼圣宗開泰九年(1020年)在曲家店黑城東北復置黃龍府之所在,遼塔為此期間所建。岳飛曾對部下說:“直抵黃龍府,與諸君痛飲爾”,是指今之農安。農安黃龍府,直到金熙宗天眷三年(1140年)。農安黃龍府,歷遼代95年、金代25年,共120年。扶余王國中期的地范,東起張廣才嶺和威虎嶺,西至雙遼和大安一線,北起嫩江和松花江,南至龍崗山脈。今之松原一帶,皆屬扶余轄地。扶余王國肇源于長白山腹地,長白山文化自然包括扶余文化在內。不能認為扶余的王城屬于長白山文化地范,而扶余的轄地不屬于長白山文化地范。同樣,鴨綠江流域、松花江流域和圖們江流域的高句麗、渤海國,均屬長白山文化的重要內容。高句麗共705年歷史,以鴨綠江流域遼寧桓仁、吉林集安為都465年,成為世界文化遺產。渤海國于松花江流域的吉林敦化建國,曾四易其都,一遷中京顯德府(吉林和龍西古城),二遷上京龍泉府(黑龍江寧安縣渤海鎮),三遷東京龍源府(吉林琿春八連城),四又遷回上京龍泉府(黑龍江寧安縣渤海鎮)。遼、金政權均屬崛起于長白山地區的民族政權,遼、金政權當時就高度重視長白山文化。長白山得名于遼圣宗統和三十年(1012年)。金大定十二年(1172年)將長白山封為“興國靈應王”。明昌四年(1193年),復冊長白山為“開天弘圣帝”。遼金皇帝的春捺缽,主要發生于松原乾安后鳴村等地。這些春捺缽遺址群,入選全國“三普”百大發現,被列為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這不僅是松原文化的重要內容,也是長白山文化的重要內容,均在長白山文化的時空框架之內。這是歷史形成的、地理形成的。
  從文獻上看,洪秀全二十八世祖洪皓所著《松漠紀聞》,是東北史的奠基之作。此書被收入《四庫全書》和《長白叢書》之中。《松漠紀聞》所記之事,多為今松原寧江一帶之事。諸多長白山文化的文獻,不僅為長白山文化研究所必備,也是研究松原文化所必備。這可從另一個側面說明,松原文化與松花江文化一樣,是長白山文化的組成部分和一個分支。長白山文化是代表吉林文化的標志性符號,草原文化亦包含在其中。
  地域文化的本質,在于揭示一定地理范圍內及其時空框架下人們廣泛認同的文化內核、價值觀念和心理導向,展現地域文化的魂魄和標識。言必有據,無征不信,應是最基本的原則。只有充分占有資料,恰當運用文獻研究和文物遺跡調查最新成果加以系統比較,才能擯棄假象,克服矛盾,合乎邏輯,接近史實,得出可靠結論。
  認識到長白山文化是吉林的標志性文化,是代表吉林文化的標志性符號,這是對吉林地域文化認識的一個提升和飛躍。
  要深化對長白山文化符號的宣傳和認同感,應以“不咸”得確解為契機,廣泛深入地宣傳長白山文化、長白山文化符號、長白山文化品牌、長白山文化精神,整合長白山文化資源,培育長白山文化品牌,形成更高層次的共識與合力。
  長白山文化寫入省黨代會報告、省政府工作報告、省政協工作報告,表明長白山文化已經由研究層面轉向在研究的同時將成果運用于長白山文化品牌培育與建設的實踐之中。長白山文化進入全省工作的最高決策和總體部署,這是眾多學者、專家潛心研究多年的心血結晶和重要成果,也是省委、省政府的科學決策和重要作為。這不僅是對吉林文化的重大貢獻,也是對中華文化和國家軟實力建設的重要貢獻,意義重大,影響深遠。把吉林建成文化強省,任重道遠,尚需繼續努力。貴在行動,重在落實,長白山文化必將在文化強省建設中充滿活力,發揮作用。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長白山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長白山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長白山網 版權所有 信息產業部備案許可:吉ICP備13003882號   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吉林九鼎律師事務所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433-5751001 新聞熱線:0433-5716555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成員單位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2019特码资料 三分pk10计划网页 黄金时时彩全能计划王手机版 恒达娱乐注册登录 投注彩票大小的技巧 2011老时时 全天北京pk10计划网页版l 棋牌大师 极速赛车软件看计划 网站下载棋牌 怎样才能打赢缅甸龙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