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特码资料|全年固定特码公式规律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今天是
,歡迎訪問長白山網,
 

新聞 專題 視頻 圖片 拍客

 動態 美食 交通 景點 住宿 天池團

歷史 民俗 演藝 人物 文化活動

百姓視點 生活服務 文化大講堂
旅游 民生 議事堂 交通之聲  溫泉 滑雪 攝影 自駕游 游記攻略 根雕 奇石 書畫 特產 創意時尚 維權曝光 小編推薦 網上會客廳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 > 長白山往事

長白山園參技藝:珍貴的文化遺產

時間:2014-06-01 12:52:39  來源:長白山網  作者:王瑞麟

 

曹保明
  作為文化遺產,我們知道,按照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明確概念,一是要有久遠的歷史(下限為一百年);二是要有清晰的傳承;三是要有活態的存在;四是要有鮮明的地域特色。吉林省長白山區人參的栽種、護育、保存、加工技藝恰恰符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界定。
  人參是大自然賜給人類的珍貴植物。據《中國地域文化通覽·吉林卷》(谷長春主編)記載,遠在二千多年前,我們的祖先便廣泛應用人參,唐時期,為了朝貢包括人參在內的大量東北貢品,渤海國開拓了朝貢道,其中一段正經過今撫松的新安村清水鄉,距縣城只有六公里。應該確切地說,吉林長白山人參文
  化有自己久遠的歷史,坐落于今撫松縣城離市區僅6公里處的渤海朝貢道新安鄉豐州城遺址,恰恰將吉林長白山人參文化和撫松作為人參文化發源地的歷史提升到二千多年前的唐和渤海時期。
  作為人參文化之鄉的撫松,我們通過種種豐富的考古挖掘和古籍記載可以發現,在千年的大自然歷史之中,在撫松那茫茫的老林和深山峽谷之中,千百年來,一支支朝貢的馱隊艱難地穿行在其中,這些龐大的商旅、驛馬、馱隊、垛隊,悠揚悅耳的鈴聲在這古老的山林中回蕩,他們運載著物產人參和種種珍貴的長白山物產,從豐州新安古城出發,又避開頭道松花江沿北溝溝谷穿行,由今日撫松的抽水到興參鎮內進入二道松花江流域,之后順左岸溯流而上,經新屯子北崗、露水河、沿江等鄉鎮,或過敦化的大蒲柴河到達渤海舊圍敖東城,或往北,進入到通往鄂霍次克海的絲綢之路;或向東、向南,進入直達俄羅斯、朝鮮半島的絲綢之路,或經過“神州”(臨江),奔往渤海蓬萊海路,再登岸奔往長安,再從那兒連接通往塔克拉瑪干和帕米爾高原的通往西域和東亞的絲綢之路,把人參和人參文化帶向更加遙遠的世界各地。
  人參是吉林久負盛名的地方特產,歷史上被稱為關東三寶之首。吉林勞動人民在久遠的歷史歲月中,通過采挖人參,種植人參,運送人參,已經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文化,他們在崇山峻嶺莽莽山林采參,馴化野山參,栽培加工,保護傳承人參文化的各種環節已經成為名符其實的人參文化遺產,而不單單只是山參的采集習俗是文化遺產。特別到清代以來,吉林省人參的栽培和馴化,保存和加工技藝已經完整化、系列化、產業化、規模化、集約化。
  人參的馴化,是指人參在自然環境中生長的野山參進化成“林下參”(在山林里撒籽)和人工栽培的園參(包括人參的保護和加工技藝)過程,成書于1600多前的《晉書·石勒別傳》中記載:“初勒家園中生人參,葩茂甚盛。”可見渤海國向唐朝貢送個頭大、分量重的人參,已采取了移植“秧參”的辦法,使小野山參長大。大規模普遍記載野山參馴化栽培始自清前期。由于清廷將吉林人參列入主要貢送品,交納數量累年遞增,采辦貢品的衙門和地方官吏即使向民間把頭搜刮以及“官雇刨夫”采挖也難以如數交差,于是馴化野山參為“林下參”和園參的歷程便應運而生,稱為“秧參”。
  清政府對山參的馴化和培育開始是反對和限制的。他們認為用“秧參”(放山人挖大留小或把小野山參移至園內栽種)進貢是欺君行為。乾隆四十二年(1779)清廷申令:“收買秧參栽種,以及偷刨參秧貨賣,即將此等人犯嚴拿究辦,一律治罪。”嘉慶十五年(1810),吉林將軍賽沖阿曾帶兵燒毀人參棚多處,可見清中期野山參栽培規模已相當巨大。但是,隨著清廷不斷的調查、研究、考證,他們也漸漸地認為,由野山參轉化成園參和“林下參”的馴化確實是保護自然和認知自然的一種“良法”,而且吉林園參和“林下參”那時已逐漸地具備了與野山參同樣的療效和品質。
  現在重要的問題是,野山參是怎么轉化成園參和“林下參”并使之具備了遺產的內涵與條件?我們發現,長白山園參和“林下參”種植栽培的每一位戶主,他們的祖上或先人都首先是采參人,最早又是向朝廷進貢人參的“刨夫”(挖參人)或“參夫”(專職從事野山參的采挖之人),這使他們的族人或家庭從一開始就走進自然,熟悉自然,更掌握人參的生長條件和環境,為園參和“林下參”栽培文化打下了豐厚的知識基礎。從今天長白山區園參的栽種和培養的經驗上看,每一道環節都傳承著久遠的野山參生長的自然印跡。
  野山參轉化為園參或“林下參”,很關鍵的一條是
  “移”和“種”。移,是指將小的野山參移植在人們固定選擇的地方讓其繼續生長,而這種選擇已經是具有豐富的“放山”(采挖野山參)經驗的本人或后代,按照千百年來人們熟知的野山參生長環境來認定的,這就從根本上保證了野山參的自然屬性。同時,為了解決野山參獨生而園參和“林下參”成群種植的問題,采參人將園參和“林下參”的棵距保持在與野山參相同的距離上,這也使園參和“林下參”具有了野山參的屬性。而且,其實并不是野山參都獨生,它也有“窩”生,“群”生的現象,園參和“林下參”的種植者恰恰是很好地掌握和分析了諸多野山參生長的自然環境規律后,實施了園參和“林下參”
  的栽培和馴化。
  種植“野山參”使之成為“園參”或“林下參”這是一個自然的觀念。所說的種植,是指在完全野生的自然山林中進行人參的播種,而不是以棚蓋、家養的形式,這是使園參和“林下參”能夠保持自然野性的又一遺產手法和規律。為了促使人類栽種的人參更加保持自然的植物野性,長白山人參栽培越來越靠近原始的自然屬性,保持野山參的自然屬性。如種植人參,是在完全處于自然領地中的山坡、嶺地的林地上播種,盡量去“人工化”,保持人參的自然特點和生長特點,這完全是野山參的生長過程和辦法。對于大面積栽種人參所帶來的一系列問題,也不采用現代人工的辦法處理,而是延用自然法則,從自然的物種循環規律中去發現規律、繼承規律、傳承文化、形成習俗,達到“園參”和“林下參”的自然化目的,如保護人參籽不被山鼠所吞吃等問題。
  在山林里,將熟透的人參籽大面積在山林里播種會立即招來山鼠(一種山耗子,它們專吃人參籽),它們可以在一夜間就將剛播下的人參籽吃盡。如果采用殺鼠藥,滅鼠劑的方式除鼠滅鼠,快而又徹底,確實是好辦法,但是這就破壞了野山參生長的自然環境,也會形成森林的污染。為了解決這樣的問題,長白山人參栽培人要求所有從事人參遺產開發人員和企業一律不使用農藥,而是靠養蛇滅鼠,養貓滅鼠,這使得長白山園參和“林下參”事業完全規范在人參野性生長的自然環境中。為了使人類種植的人參繼續含有野山參的屬性,人們總結了山參一般生長在原始森林中,與樹木,雜草爭奪養分,生長緩慢的特點,培育出含有野山參營養的人參,人們以不同地塊、地勢來解決這個問題,并根據氣候、土壤、季節、雨水、陽光等綜合條件來選擇不同的秧棵和種類,終于培育出了長白山人參。
  吉林省長白山區人參馴化為園參和“林下參”的技術在我國歷史上的清代中后期已經完全成熟了,并且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獨特習俗,規律和技藝,是一種完全具備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條款要求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我們不能因為野山參處于保護階段不許人們采挖或由于野山參少停止采挖,就停止長白山人參屬于人類遺產的認知,而恰恰是應該把吉林長白山園參、“林下參”來自于野山參采挖馴化的文化和技藝認定和總結為人類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因為,無論從園參和“林下參”的栽培馴化歷史,還是從人參的保存加工的技術、貢運經驗、傳承的清晰程序、活態的存在現狀和鮮明的地域特色等等方面,它都已經完完全全地成為人類典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并且已經有了代表性。
  在人參的采集、加工歷程上,我們發現,據《雞林舊聞錄》記載:“加工時,需將鮮人參置沸水中焯過,再以小毛刷將表皮刷凈,并用白線小弓之弦將人參紋理中的泥土清除。將冰糖融化,把人參浸入糖汁中1—2天,再煮熟,取出用火盤烤干。”這是加工“掐皮參”、“糖參”的最早遺產。而且這種“加工”技藝恰恰是“園參”、“林下參”在大量存在并需要統一保存時的技藝,這從另一個角度,也證實了吉林人參由山參采集向規模化保存加工技術的過度。而據撫松人參博物館記載,歷史上,撫松的“生曬參”是早期產品,白干參是南朝時期產品,紅參是明朝時期產品,糖參、掐皮參是清時期產品。而“貴紅賤白”已成為長白山人參制作技藝的重要認定習俗,這是對技藝的肯定和認知。
  同時,從唐渤海時期人參的保護、加工、貢運到清中晚期長白山人參栽培、加工的固定習俗已形成,在清中期至現代長白山區近三百年園參種植栽培歷史的形成,我們發現已產生諸多具有繼承性的栽培加工遺產文化,特別是那些具有“栽培”、“加工”民俗的傳統節日已形成。那些由人參采挖,放山所衍化出的人參故事、傳說、習俗、文化,那些帶有浪漫主義和魔幻色彩的采參習俗其實今天已經“活化”在人們從事園參栽培加工的生動實踐和歷程中了,長白山區諸多的“老把頭節”、“開秤節”、“端鍋節”(人參加工的日子)今天依然“活”在人們的現實生活中。而這些傳統文化節日其實已包含著許多“現代”的內容,許多是人參栽培和加工技術的總結,科技手法的傳播,人參性能的介紹,人物的思考和分析,技術和人參營養的宣傳等等,這些新的遺產價值正在逐步地轉換成新的民俗和文化,漸漸地取代了久遠的挖參人遇見了美麗的“大姑娘”成為挖參人的“小媳婦”,或人參“娃娃”幫助窮放山的小孩成仙得道的故事文化,成為新的文化和遺產,一種新的人參文化遺產——一百多年長白山人參栽培的歷史故事、人物、習俗已經形成。那豐富而久經歷史磨洗的栽培手藝和加工技藝,已經大量而豐厚地在生活中存在,這是吉林和長白山文化中珍貴重要而獨特的遺產,是別處不可替代的吉林非物質文化遺產,也是人類的文化遺產。
  幾年來,省政府、文化廳已將撫松人參采挖習俗、集安新開河人參栽培加工技藝、靖宇皇封參加工技藝確定為省和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省委宣傳部關于加強我省歷史文化資源搶救挖掘的工程也正全面推進。目前,我們正在逐步挖掘、搶救整個長白山區野山參轉換為園參的種植栽培加工技藝,使之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替代單純的野山參采挖習俗文化。我們將逐步在撫松、靖宇、長白、敦化、安圖、臨江、集安、柳河、輝南、渾江等地大面積普及園參的種植栽培和加工業,同時全面搶救、挖掘、總結、認定、確認、申報園參的種植技藝栽培技藝與加工技藝成為世界文化遺產,抓緊在十二五期間實現我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世界遺產名錄的又一突破。
  (作者為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副主席)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長白山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長白山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長白山網 版權所有 信息產業部備案許可:吉ICP備13003882號   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吉林九鼎律師事務所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433-5751001 新聞熱線:0433-5716555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成員單位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2019特码资料 新一代时时彩全天计划 竞彩足球2串1计划表 大乐透2003到2017 青海西宁11选5 3d开机号和试机号对应码 中国福利彩15选5走势图 福建时时现在还可以刷钱吗 体彩e球彩玩法及奖金 11选5任7共多少注 秒速时时彩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