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特码资料|全年固定特码公式规律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今天是
,歡迎訪問長白山網,
 

新聞 專題 視頻 圖片 拍客

 動態 美食 交通 景點 住宿 天池團

歷史 民俗 演藝 人物 文化活動

百姓視點 生活服務 文化大講堂
旅游 民生 議事堂 交通之聲  溫泉 滑雪 攝影 自駕游 游記攻略 根雕 奇石 書畫 特產 創意時尚 維權曝光 小編推薦 網上會客廳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百家爭鳴

長白山:浩瀚的文化領地

時間:2012-09-24 09:47:38  來源:吉林日報  作者:曹保明

        億萬年前,隨著地動山搖,翻江倒海,地心深處火山噴發,一座神奇蒼茫的大山就此橫空矗立于東北亞,它是大自然的高地,在億萬年的存在歷程中形成了自己浩瀚的文化。長白山,一座融自然、歷史、人文為一體的文化大山……

        抬眼望去,大山本體和它的稱謂就是人類最生動的文化,長白山、大荒山、大東、不咸、白云峰、梯云峰、龍門峰、鷹嘴峰、鹿鳴峰、玉柱峰、孤隼峰、冠冕峰、觀日峰、華蓋峰、錦屏峰、天豁峰、鐵壁峰、臥虎峰、織女峰、紫霞峰、松花江、鴨綠江、圖們江、天池、圓池、洗兒石、避風石、龍虎石……每一座山峰都有故事,每一條江河都有傳說。長白山有多少山峰、山谷、山崗、溝岔,就有多少個故事和傳說;長白山有多少江河湖泊泡池,就有多少典故和來歷;長白山有多少動物和植物,就有多少種記憶和記載。人類走進這座大山,等于一步邁進了文化領地,從此你與一種燦爛不可分割……

        走進長白山,人充分地享受著文化帶給人的震撼和領悟,“山戴帽,蛇過道,燕子低飛雨來到。”人們已多次驗證過這種文化帶給人的真實感受。云是長白山的云,蛇是長白山的蛇,燕子是長白山的雨燕。

        地震、火山、風雪、暴雨都是長白山壯麗的文化。“燕子低飛”是指長白雨燕在大雨到來之前,山里氣壓低了,昆蟲從高空飛向地面,雨燕為了吃這些蟲子,所以低飛。這是自然特征對人類的提示,經過久遠的生存認知形成了諺語。目前長白山這方面的自然諺語已有七千多條被記錄和保存下來(見《中國諺語集成·吉林卷》),生活實際中的生動存在還無法統計。

        早春,當長白山開始冰消雪化的時候,頭三天都要刮一場大風,這預示著長白山中的江河就要跑冰排了。山里人有一種頂風出門去辦事的習俗,因為風一停,江河就會解凍,路也該泥濘了,山里人最怕春天泥濘的季節。冬季出門趕車,拉爬犁,走的全是冰封江道,所以春風就是開江的訊號。每年的山水大小,人們是靠聽夜里冰的開啟聲來判斷的。當桃花水下來的季節,就會如萬只野獸在山間吼叫,這往往被稱為“武開江”。長白山人常說,武開江是老天爺發怒了,要懲罰萬物生靈,要殺生了,而這樣的時候,江中的魚和動物就會大量傷亡,這也正是長白山人狩獵和捕魚的最好季節。自古,長白山人就說:“有心要把江沿兒離,舍不得一碗干飯一碗魚;有心要把江沿兒闖,受不住西北風開花浪;雙手抓住老船幫,一聲爹來一聲娘……”這樣生動的歌謠,目前記錄在案的有數千首之多(見《中國歌謠集成·吉林卷》),還不包括千百年來歷代文人所記載的詩詞歌賦。

        生活中的長白山文化,更多地體現在人對周邊事物的觀察總結與發現上,古語說“二八月,過黃鷹”,是指陰歷的二月和八月,長白山的松花江流域,正是鷹從遠方飛來的季節,長白山的獵人在春天將鷹放飛到原野,使鷹回歸自然去生兒育女,讓自然永續不斷,同時又保持了鷹的自然野性。而八月獵人捕鷹,這時小鷹已長成了大鷹。當大鷹能夠獨立生存的時候,人們才捕捉大鷹。這也是長白山鷹王趙明哲、李忠文的經驗。據長白山著名獵手鄒吉友說,春天熊從樹洞里出來,都是從高坡往下坡走,是為了節省自己的體力。漫長的冬季,整個的貓冬生活已經大量地消耗了它體內的能量,它必須在早春保持營養才能活下來。自然中的大量文化包含在生活的每一個細節和規律中,不知經過多少代人的總結和歸納才形成,目前這類文化通過古籍、傳記、縣志、鄉土志和《中國民間故事集成·吉林卷》及54個縣、市故事卷本的記載,已有近萬篇之多,這是浩瀚的長白山文化讀本,現在仍流傳和散見在自然之中的還不包括在內。我們知道,長白山有自己獨特的冬蟲夏草,長白山的冬蟲夏草是它獨特的自然緯度和自然條件所形成,這里的冬蟲夏草一般生活在海拔1200—2000米的陰坡地帶,這里既適合動物的生存,又使動物迅速死亡,是由于它的寒冷能迅速形成,又能迅速結束。這些冬蟲夏草,紅綠相間,艷美異常,這在《長白山經濟植物志》、《長白山藥用大全》和大量的長白山口述文化中都有豐富的記載。

        山林里的樹木、石頭、泥土、動物、草木、氣候這些資源,傳承著一種久遠的文化行為,形成了完整的文化。長白山石的選擇同樣具有神圣、神秘和神奇性。開采每一塊石頭從哪里下錘、下釬、下鏟都有極其嚴格的程序。這不單單是人類的思想觀念和精神信仰,也深深地融匯了人類對材料特性的認知,記錄和表述了人們通過物質的遺產所形成的非物質遺產的綜合性過程。物質遺產一旦被人使用,就產生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使用使文化形成、產生、傳承、延續,使用建立了人類對自然的挖掘和創造的功能,每一項物質和非物質的融合又帶有著不同的個性,比如松花硯的雕刻、浪木的修復、陶窯的燒制都帶有著明顯的區域文化的多樣性。

        歷史上,諸多史料記載,吉林森林之富甲于全國,古稱“窩集”,大者上千公里,小者也上百公里。吉林古時,“有四十八處大窩集”,這些古老的自然遺產是地球北部人類的財富,也是長白山所獨有的自然財富。鋸,是伐木的工具,但它是長白山最具代表性的文化,伐木人的鋸,必以鋼而為之,大規模的森林采伐要有采礦冶煉之處,據《中國地域文化通覽·吉林卷》(谷長春主編)記載,遠在七千多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晚期,長白山區大安(今通化水洞)一帶就出現過土人打制的“石鋸”,而考古挖掘,約在三千多年前,吉林烏拉街出現過冶煉鐵焦凝塊,在吉林以長白山為核心的區域腹地的集安、通化、白山、延邊的一些重要的區域,考古人員均發現過古吉林長白山人采礦冶鐵的遺跡、遺址,黑龍江和吉林遍布金代早期的冶鐵遺址50余處,據《明太宗實錄》記載,明清時期東北地區手工業進一步發展,首先是冶鐵業。永樂九年(1411)在三萬衛中撥出守軍專事冶鐵,打造武器。此后遼東都司境內鐵礦迅速得到開采,遼東二十五衛先后設置了鐵場,以煤炭或木炭煉鐵,打造軍器及農具。清朝東北采礦業逐漸發展起來,鐵、煤、金、銀、銅、鉛、硝、硫磺都得到一定程度的開采。明清兩代都以吉林船廠(今吉林市附近松花江畔)為主要造船地,康熙二十二年(1683)設立黑龍江水師營,當時有“大船四十,花船七十,以船廠、寧古塔流人為水手幫兒”(《柳邊紀略》)。此外,紡織業、煮鹽業、釀酒業、伐木業等都有所發展。這說明森林的采伐早已開始。鋸和其他森林工具斧、錛、刨、鑿等已在民間廣泛使用。

        伐木人通常使用的鋸有十幾種,而伐木者必備的,就是圓鋸、大肚子鋸、帶子鋸、刀鋸、歪把子鋸,其中圓鋸和大肚子鋸屬于伐木時正宗用鋸。伐樹時兩人使一張鋸面對面拉動,分左右撇、上下手;大肚子鋸和帶子鋸又用來破板料。有些木幫專門給柜上干“料子”活,往往是將一棵大樹的四面切割(鋸)下,只留中間的“木楞”,稱為“方楞”,這已是樹木中最好的成材。長白山里有許多這樣的林場被稱為“楞場”或“凳場”,就是專門干這種活。出方楞的“凳場”名符其實,伐木破木人要搭上大架凳,木把唱著號子上跳,把大樹擺在“凳架”上,然后伐木人再使用大肚子鋸、圓鋸、帶子鋸等,一人站在“凳”上,一人站在“凳”下,二人上下拉動大鋸去破木材(拉方楞);刀鋸、歪把子鋸是伐木人在放倒大樹后,在“輪坡”、“串坡”、“拖套”、“歸集”前以此類鋸對伐倒的大樹去枝打椏,這種鋸短小靈活,便于攜帶。每個山里的伐木人都要備好幾把這樣的鋸,才能隨時替換所用。

        長白山里的各式伐木鋸是伐木人心中之寶,一把好鋸、老鋸往往用到只剩下巴掌大小了還舍不得丟棄,一是由于在森林中鋼鐵不好得,二是因為這種老鋸往往都已在其主人、族人、家庭、幫伙、大柜之中傳承了幾十年或上百年,人和物都已有了深深的情感,人已無法將其拋棄。留下來,也是留下了伐木人自己的生存記憶。在集安大陽岔老木把張道廣的小倉房子里,我看到一塊已銹跡斑斑,爛得只剩下手巾大小的一片老鋸片。張道廣含淚對我說,這是他爺爺放木排去往安東(今丹東),花半年的血汗錢在東大十字街馬子靈鐵鋸鋪特意打制的老鋸。爺爺、父親,一直到他的手都曾經握著它走遍了長白山林海,現在眼看它爛沒了,怎么舍得扔呢?我還在臨江冷溝子一個木幫村落家的木刻楞倉子里,看到了房檐下別著一層層的老鋸殘片,就像一張張久遠歲月的“古信”,留在那里。伐木人為什么舍不得丟掉它們,這使我想到古人的詩句“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或“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那一片片殘鋸,其實是森林文化的一片片殘書,書寫著長白山森林文化生動燦爛的歷史;森林老鋸、殘片,又是一扇扇向世人敞開的窗口,從這里望進去,森林歷程盡收眼底;殘片、斷鋸、老鋸又像天上的碎星、殘星,點點灑落在森林村落人家的生活角落里,那是伐木人割舍不去的生命部分。

        如果說伐木是一座古戰場的話,而鋸就是戰場上的刀槍,生產鋸的就是山林“兵工廠”,鋸匠、鐵匠在林區、在民間、在各個“凳場”、“楞場”、木幫伙子、木營子,都有自己的鐵匠爐,也稱鐵鋸鋪或小烘爐,不分日夜,只要山場子一開鋸,鐵鋸鋪師傅就會領著兩個伙計,一個拿“克”子(一種鈍鐵垛子)在事先打制好的“鋸板”(一種不同規格的鋼條、鋼片、鋼板)上“沖”(鑿)出鋸齒,也稱“克鋸”,然后另一個師傅開始銼齒。這純屬技術手藝。要銼得口平、對稱,也有的木把喜歡把鋸模帶回去自己銼齒。他們把自家的飯桌扣過來,以桌腿為尺寸,卡住鋸模進行銼齒。在鋸鋪里,就是戶外寒風刺骨,大雪紛飛,鋸鋪里的師徒也都是光著膀子,脖子上掛著一條拖地的牛皮圍裙,日夜叮當打鐵,做鋸,加鋼克齒,供應山上木幫伐木。鋸匠打制出的鋼鋸要適合木幫人的脾氣,木幫一上手就能感覺出是哪個鋸匠的手藝。木幫都會“調鋸”,動一個鋸齒,下邊的都得跟著動,叫“掰鋸”,掰好了,一個綠豆粒從頭滾到尾不下去,鋸一搭在樹上“沙”的一聲,木味兒就噴出來。鋸是木幫和鋸匠共同的“孩子”。在長白山里,伐木人和鋸匠相處,鋸匠送木把一張好鋸比送什么都金貴。好鋸出活,又省力,是大山之愛。

        色彩,是真正的長白山文化。長白,那神圣的字眼,不正是一種色彩文化嗎?光明、潔白、通亮、無暇,大自然的原本色彩,北方自然的原色代表,冬季雪和冰的本質色澤,表述了大山的自然存在和文化存在。黃泥河,奔騰的黃澄澄之水;松花江,美麗的天河之源;鴨綠江,碧綠的大澤之水;黑龍江,神奇的黑龍傳說;白石山、紅葉谷、白河……

        生活的深處,色彩文化已深深融進了人類的生存歷程,真正的長白山色彩文化,那是一種具有代表性的人文文化。古老的長白山剪紙已成為具有代表性的世界文化遺產,滿族的薩滿剪紙、漁獵剪紙、關云德的族人剪紙、王挺起的龍剪紙、李寶鳳的大觀園剪紙、宋寶君的刀畫、陳國章的松花江剪紙都是長白山色彩文化的代表作。而趙丁的長白山繪畫,李俊敏、劉丹的東豐農民畫,更是長白山色彩文化的佼佼者。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吉林東豐農民畫同上海金山、陜西戶縣農民畫共同構成中國農民畫的三大板塊。長白山的色彩文化已走入中原,走入東北亞和世界,加之樺甸農民畫和闖關東年畫,更使長白山的色彩文化絢麗多姿。

        吉林的闖關東年畫是地球北部的絢麗色彩,也是中華民族獨立的北方色彩,它已同山東、河南、河北、四川、陜西共同構成木版年畫的分布格局,為人類和中華民族的色彩文化創立了自己獨立的地位和領地,這是我們獨有的色彩。

        長白山有自己的“響動”,我們稱之為長白山的聲音文化。“哈腰的掛吧,嘿嘿呦;撐腰的起吧,嘿嘿呦;往前的走吧……”一曲曲震撼人心靈的長白山森林號子唱開了世人的心扉。原來,大山是人類用肩膀扛下來的呀!長白山森林號子具有久遠的自然史和生存史的價值和意義,包括風情號子、歷史 號子、人物號子、串坡號子、歸楞號子、上跳號子、起重號子、拽大繩號子等等,都是真正的長白山聲音文化。

       長白山森林號子是長白山伐木人從事伐木、抬木、運木時唱的一種歌謠。森林號子音樂美妙、節奏清晰、內容豐富、格調鮮明、故事,真實地記錄了人類開發自然歷程的生活形態和歷史內涵,具有鮮明的地方特色,展現了長白山人杰出的文化創造,體現了生活在這里的人的生存智慧和精神,是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遺產。森林號子又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和實用價值,傳達了諸多的生活智慧和美感,它的豐富內容和基本特征及歷史價值主要表現在鮮明的人文特征和獨特的韻味上。

       長白山聲音文化具有豐富的知識性、信息性,是一種活態的、立體的、原色的文化,是珍貴的聲音文化。長白山聲音文化又是一種獨具的地域文化,如“喊山”,指在山里從事放山、挖參等原始活動,人與人之間不能說話,也不便說話,于是“喊山”便應運而生。

       “喊山”全靠人手中的“索撥棍”來敲打樹干去表示,敲幾下,敲的聲音的大小、長短,都有不同的用意,表示出不同的內涵。叫棍,是長白山獨特的“森林語言”,是大山獨具的“聲音”。響動是大山的吶喊,是深刻的自然文化。

        山與人的聲音文化,還表現在人已適應了山的聲音、水的響動、草和樹木的姿態,這些都成為人和自然所共同締造的文化類別,如長白山的梆子文化。梆子是山里人放牛、羊、馬時的一種工具,山里人常常將牲口放進山中喂養,晚上喚他們回來時就靠敲手中的梆子,梆聲一響,各家的牲口就知道是主人在召喚它們回去。動物能聽懂長白山的呼喚,說明長白山的聲音文化已形成一種完整、科學、生動、親情的自然文化、人文文化。

        生活中的長白山文化其實是人類珍貴的民生文化。千百年來,長白山人創造了大量的民生文化,人們依據這種文化度過了寒風凜冽的嚴冬,洪水肆虐的盛夏,狂風吹刮的早春,殘酷無情的地震和火山爆發,頑強地生存下來,繁衍子孫,延續傳承,創造出中華民族輝煌的文化篇章。通常我們認為,作為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節日,春節,清明,端午,中秋之外,一個地區還要有自己的地域的,傳統的,民俗的,自然的,民族的節日,這才能說明這個地域歷史文化的久遠性,文化的活態性,清晰的傳承和延續性,鮮明的文化特色性,而長白山真正具備了這樣一個特點的區域。每年,在長白山腹地深處,人們除了過正常的傳統節日外,大家都還在生動地過著長白山人自己的節日,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經久不息。如開山節(伐木),開江節(春天的江祭活動),老把頭節(紀念孫良),掐套節(山場子活完了),開鍋節(也叫白露節,開始人參加工),農夫節,梨花節,泉水節,黃牛節,大醬節,木把節,采摘節,河燈節,霧凇節,鷹獵節……還包括許多行業、家族的大型祭祀活動,細細想來,長白山區該有多少生動的生活節日文化深深地融進了人們生活之中!傳統的生活節日其實是一個地區、一個民族、一個國家重要的精神行為,標志著文化的久遠性和信仰的完整性,這是人類自己的文化。

        長白山文化是人類浩瀚的文化高原,我們稱長白山是一座真正的文化大山,這是尊重了自然和文化的本質。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長白山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長白山網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
·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長白山網 版權所有 信息產業部備案許可:吉ICP備13003882號   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吉林九鼎律師事務所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433-5751001 新聞熱線:0433-5716555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成員單位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2019特码资料 pk10单双技巧稳赚买法 赛车北京pk10有官网吗 极速快3我输了20万 北京单场过关投注方式 时时彩最快开奖 t6网站 时时彩官方开奖直播 四肖三期·必出一期香港 大赢家即时比分直 新火官网